图片 1

“中国人,真的什么都吃”,别急着骂我,看下一句。

是的,我说得没错。

中国大江南北,千奇百怪的猎奇吃法,中国人的嘴吧唧吧唧地好像一直没停下来过。

图片 2

◎打扰了,这是一锅冒节子

边境人民吃昆虫野味。边境人民吃昆虫野味,靠山吃山;北方人民撕扯肉食、大快朵颐;江浙沪的绍兴看起来小桥流水,却爱着臭气熏天的小菜……

鸡鸭牛羊、飞禽走兽,中国人绝不放过口感绝佳的动物内脏和生殖器官,从食用到入药,物尽其用。

图片 3

◎卤煮火烧

边境人民吃昆虫野味。哪怕是臭气逼人,不少人依然相信,只要有一个好厨子,没有不能塞进肚皮的东西。反正
,中国人什么都吃。

图片 4

难以置信的,这是福建永春的重口味非遗,还是一道冬季进补食膳。

图片 5

闻到味儿,估计会头疼。连鸡仔胎都要想一想,停顿几秒还是不敢吃的人,对于尿蛋,我觉得自己不太行。

图片 6

边境人民吃昆虫野味。即便是名声大噪,童子尿炖出来的东西不知道你——行不行。

做尿蛋几十年的师傅,对待这么一大铁锅尿蛋,虔诚又细心。另外呢,备上当地特别的土猪肉,也按着尿蛋的煮法来,出一锅邻里乡亲都爱的尿肉,也是老师傅们一直坚持的事情。

图片 7

◎尿肉——很真实很香

别人眼里的重口味和无法接受,在当地人看来只会微微一笑,“这么好的味道,你们不懂啦。”

图片 8

土笋冻、鸡仔胎,在福建的接受程度其实很高。但是像老鼠干,可就没那么容易被看好了。

别怕,不是你想的老鼠。

图片 9

这种客家当地小吃,抓的其实都是田鼠。在特制的熏蒸器里熏制成蜡黄色肉干,这也算是一种特别的家乡特产。熏干的老鼠干,配着干辣椒花椒爆炒,又是另种风味。

所以,大胆吃,毕竟只是吃田鼠而已啦!

图片 10

谁都知道,广东人喜欢打边炉,喜欢食材鲜,喜欢吃福建人。

摆上广东人餐桌上,牛鞭牛宝完全不足为奇。土生土生的广东人,喜欢食补,有这么一道值得呼一声“大补”!

前几年拍的《低俗喜剧》也有提到牛欢喜这么一道。

图片 11

《低俗喜剧》里说牛欢喜就是牛嗨:不懂请百度

当时拍摄地在广州的一家粤菜馆,如果要订一道牛欢喜,还要提前预定好。

图片 12

◎酸菜炒牛欢喜

打边炉,炒小菜,牛欢喜被广东厨子下锅烹饪出一道“鲜到抖擞”的重口味小菜,只有特别懂行的广东人才能接受这么一道“十八禁”重口美味。

图片 13

不知道你有没有听说过绍兴三臭?

臭豆腐、臭冬瓜,能够接受这两臭了,斟酌几下,才敢碰一碰臭味远扬的苋菜梗。

夹上一段轻轻一吸,果冻一样的梗芯嗖一下滑入嘴里,熏臭软乎乎占据了口腔,相信吃过苋菜梗的人,绝对忘不了这种奇妙口感和滋味。

图片 14

这道直击灵魂的乡土小菜,总有人嗜食。

当地人凭着对苋菜梗的热爱,发挥所能,蒸豆腐、蒸南瓜、加剁椒,变着花样地去爱“汝之蜜糖,彼之砒霜”的苋菜梗。

图片 15

在云南当地,白语管生皮叫“黑格”。

生皮也不是传统意义上的生肉,说来生皮,当地人对这道食物依然是津津乐道。

图片 16

好吃上等有讲究的生皮,上午要吃上,在清晨就要准备了。屠宰的猪被厚实干稻草覆盖,在火里慢慢燃烧,一定时候烧出来的猪刮干净表层的稻草灰,露出又黄又香的猪皮。

图片 17

简单说来基本这就算本地的生皮了。一头猪能够做成生皮的,通常也只有两斤肉。切成方形,配上蘸水,特有一番在地滋味了。

图片 18

四川人的重口味不光在麻辣。

就算是本地人,知道这道菜的也不在多数,说到这道农村野味,不免让人“咦”。不足一月的小猪必须找骟猪匠帮忙“去势”,这是来到世间是必受的第一刀,所以叫头刀菜。

图片 19

◎渝帆

睾丸、肾肠爆炒,川菜的火辣、蒜香,说起来这道菜也完全不会有令人啧啧的异味,只会感觉软嫩劲弹。记得小时候吃的,还是油炸的呢。

图片 20

想到霉豆腐的时候,赶紧吞了下口水。

筷子一剥开表层红色辣椒粉,白花花方豆腐不软反而偏硬,在嘴里慢慢化开的咸香带点微辣。霉豆腐这点臭,反而是种风味。

往簸箕上铺层家里的干稻草杆,逐颗逐颗把新鲜柔软的香豆腐搁上去,自然发酵。

图片 21

◎闻到霉霉豆腐香了吗

发酵过程呢,还能见着霉连成一片,从鲜豆腐到毛豆腐,豆腐上的毛、发酵长短和颜色都是有讲究的。说起来还有那么一点黑暗。

图片 22

在辣椒上滚上几圈的毛豆腐,被搁进玻璃罐,井水封坛,等喂进嘴里的时候,可就不这么想了。

除了川渝地带,很多地方也绝对熟悉这道下饭菜。

图片 23

喜欢肥肠的人,想吃肥肠吃得尽兴的人,抵抗不了一碗冒节子肥肠粉,

冒节子肥肠粉,最出名的属成都双流。即便随便抓一家溜进去,那一锅卤色的冒节子圆鼓鼓地胀着浮在汤面,无法抵抗。

图片 24

麻辣、卤香,打结的小肠飘在红油汤面,最好搁上几颗香菜,光事想一想就想溜回成都去了。

图片 25

图片 26

北京人的命给了麻酱,豆汁儿就成了他们的小心肝儿。闻过豆汁儿的朋友,一定被那股奇特的味道袭倒过,但也不妨碍别人在清晨偏偏点上这一碗“臭东西”。

图片 27

“没有喝过豆汁儿,不算到过北京”,当地人撂下这话,就看你看敢不敢喝。

趁热来上一口,别人说的那股泔水味可就没那么浓郁,甜中渗着自然的酸,又稍微点涩,就着一碟咸菜丝、馒头,贫民食物也有着自己的好。

北京人的清晨,就是从这么一碗臭乎乎的豆汁儿开始的。

图片 28

“深夜的卤煮最带劲”,恐怕只有在深夜裹上大衣赶去附近的卤煮店,面对一碗想念百遍卤煮才能说出这么一句。

图片 29

猪肠猪肺猪肝猪心在汤里翻滚着,一锅沸腾的器官让人难堪又让人垂涎。

说不好吃的,都不敢吃,怕一嘴骚味儿。

切法、汤头、火候,对卤煮火烧来讲,有点讲究。好吃的卤煮,汤头醇香、咸淡合适、火候恰好,最好是没什么渣滓,会吃卤煮的,还会特意关心有没有五花肉加。

吃碗卤煮,一边侃大山喝二锅头,北京爷们特有的爽快,也在这么一碗卤煮里了。

图片 30

最初知道脆肠,只以为似乎是大肠小肠诸如此类的东西。

在厦门吃到脆肠后,才知道原来是生殖器官的一部分,当地也管叫花肠。

图片 31

如果是去腥处理得好,好吃的卤味脆肠出味全是过卤的甜香,没什么奇怪的味道。即便在入口的时候,筷子喂进嘴里犹豫了一会,试到好吃的脆肠,那股脆韧劲儿也让你赶紧享受起口中滋味来。

图片 32

◎来自微博

除了卤制,爆炒不失为一个绝佳的烹饪手法。

图片 33

四川人有不吃香菜的,但是没有不吃折耳根的,没有证据。见过吃一口折耳根,就吐出来的外地人,四川人也只会吧唧吧唧几下说:“弄个好吃,你啷子吃不来”(那么好吃,你怎么吃不来?)

图片 34

懂折耳根的人,就能懂四川人的微辣。那你会懂四川人的微辣吗?

像头刀菜、牛欢喜、尿蛋,中国人真的在发挥脑洞去尝试新事物。在这些重口味面前,有热爱的人从来不会较真是不是真的让人无法接受,塞进嘴里能让人仔细品味起来,重不重口又有什么所谓呢。

ps:部分图片来源于网络

·互动话题·

上面哪道菜你最不能接受?

或者你喜欢更重口的?

发表评论

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

网站地图xml地图